服务热线:15353330009

新闻中心
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

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为你造一座园(之二)

发布日期:2016-07-24 18:04:58点击次数:

分享到:
你知道吗?有很多园林景观的设计和建造都有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。

沈秉成的耦园——琴瑟相合,此爱绵绵无绝期

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耦园历史很长,大约经历了几次毁坏几次重建,在诸多的主人中,最能形成耦园历史和人文意蕴的可能要数清末的安徽巡抚沈秉成了。这个人很有正气,在安徽巡抚任上就励精图治一心想报效国家,任法租界道台时,就不卑不亢很受当地人尊敬。只是相关记载太少了,令我们无从把握,也只能半真半假的猜了。可能他在仕途上并不很顺利,再加上丧妻失子,心身几乎绝望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举家迁到苏州以三千两银子买下了一个几乎废弃的园子“涉园”,稍加修葺便安顿下来。后来在他最不知所之之时认识了江浙才女、比他小15岁的严永华,并结成了伉俪。沈秉成酷爱藏书和诗文,严永华也爱写诗,至今在耦园东院的墙上还刻着这位夫人的诗:“耦园住佳偶,城曲筑诗城”。耦同偶之意,城通成之意。可见严永华之才。沿着夫妻廊向前就是“吾爱亭”,相传女主人严永华每日在此弹琴,亭前正对曲桥流水;“吾爱亭”的左面是“听琴轩”,这是男主人听女主人弹琴的地方。缠绵的琴声就是一座传递爱的桥梁,沈秉成、严永华就在这样的传递中度过了那最美丽的八年时光,使置身于花园中的每一个人都被感动。 

司马相如——一曲凤求凰,千载文君井

        


西汉时司马相如是成都一穷书生,一次应临邛县令王吉的邀请到临邛首富、大盐商卓王孙家做客,席间,司马相如抚琴演奏了一曲《凤求凰》。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一向钦慕司马相如的才华,听了司马相如的演奏后,很是感动,决心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,与司马相如私奔到成都。后因生活无着,又回到临邛镇里仁街开酒店谋生,迫使卓王孙出钱让他们回成都定居,也就承认了他们的婚事。因此,临邛镇“相如涤器、文君当垆”的故事便传为千古佳话。后人根据这一历史故事,在传说是卓文君卖酒的地方建起了一些纪念性建筑。据说是卓文君取水煮酒的那口水井被称为“文君井”。在井台附近的纪念性建筑有琴台、文君梳妆台、当垆亭、酒肆、听雨轩等,总占地面积6000余平方米,现已发展成一座小型公园。

落寞的沈园——一段凄美的爱情

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的一生波折重重,他不但仕途坎坷,而且爱情也很不幸。公元1144年(南宋绍兴十四年),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。两人青梅竹马,婚后情投意合、相敬如宾、伉俪情深。但却引起了陆母的不满,她认为陆游沉溺于温柔乡中,不思进取,误了前程,而且两人婚后三年始终未能生养。于是陆母以“陆游婚后情深倦学,误了仕途功名;唐琬婚后不能生育,误了宗祀香火”为由逼迫孝顺的儿子休妻。虽然两人感情很深,不忍分离,但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,虽种种哀告,终走到了“执手相看泪眼”的地步。万般无奈,最终陆游还是遂了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,而唐婉也被迫嫁给越中名士赵士程,纵然百般恩爱,终落得劳燕分飞的地步。1155年春,沈氏园对外开放,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前往,却意外地遇见唐婉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。尽管两人中间隔着十年的光阴悠悠,但那份刻骨铭心的情缘始终留在他们情感世界的最深处,正当陆游打算黯然离去的时候,唐婉征得赵士程的同意,差人给他送去了酒菜。陆游触景伤情,怅然在墙上奋笔题下《钗头凤》这首千古绝唱:“红酥手,黄籘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,错,错!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,莫,莫!” 唐婉见之,感慨万千,一病不起,终因愁怨难解,郁郁而终!病中,唐婉提笔和《钗头凤·世情薄》词一厥:“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乾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倚斜栏。难,难,难!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,瞒,瞒!”


蒋公的浪漫-你是世间唯一的蓝宝石

         


曾有一段时间,我们被美龄宫刷屏,原因是从空中俯瞰紫金山,成排的法国梧桐树如同一串项链,项链中间一颗“蓝宝石”,恰是美龄宫。这种奇特被戏称为“蒋公的浪漫”,人们猜想“美龄宫是蒋介石送给宋美龄的远东第一别墅,法桐是她的最爱,项链表达了他匠心独具的心意”。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,宝石项链的法桐和美龄宫留给我们的是对爱情的憧憬和艳羡。